首页 > 短篇 > 

温欢

温欢小说

温欢

煮雪吟诗意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短篇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18 10:31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温欢》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大大“煮雪吟诗意”的极佳作品之一。我也不想给老班抹黑,但实在装不出什么真诚的悔意,只能面无血色地对着钟帆和他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沉重地说出那三个字:“对不起!
精彩节选

“哎,你这人,你怎么打小孩呢你!”

我在一片混沌中,却清晰地听到了我妈充满特色的尖叫,因为我老笑她最适合彪海豚音,叫起来实在太尖锐了,和张靓颖有得一拼。

“我打她怎么了,她都把我儿子打成那样了,我还不能以牙还牙了?”

“你话不要乱讲,乱讲是要负责的,哪里是打的,就是不小心推了一下,是不小心,你这是故意伤害你懂吗,你是故意的!”

现场愈发混乱,两个妈妈好像掐起来了,李梓萌跑去拉钟帆妈妈,连钟帆都急得拔掉吊针,踉踉跄跄下床来阻止。

“蔚蔚,蔚蔚,你怎么样?”钟帆焦急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但他的身影似乎被什么挡住了,过不来。

“什么蔚蔚蔚蔚,”钟帆妈妈气急败坏地揪着钟帆的耳朵,“你还不嫌丢人现眼是不是?!”

“啊——”钟帆一边痛叫一边试图躲避,最后干脆一跺脚一使劲,狠狠地甩开了他妈的手,捂着发红的耳朵声嘶力竭地吼道,“她就是我的女朋友,这有什么丢人现眼的?啊?”

“是不是我只要没满足你的心意,你就觉得我给你丢脸了,不配做你王主任的儿子了,是不是?”

钟帆像沉寂了许久的火山,在温度达到峰值的此刻,所有的岩浆都打破封印,喷发了出来。

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大发雷霆的钟帆,他从前就算被寄了恐吓信,被人打了,被我气到了,顶多也就是冷言冷语,绝不会这样满脸涨红青筋暴起,一点也不顾及什么风度和体面。

“蔚蔚,”他还是冲破重重阻碍,朝我走过来,发凉的手指小心地替我查看额角眉骨那块凸起的红肿,“疼吗?”

我摇摇头,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该感到甜蜜,还是悲伤。

明明我和他,都在努力地向彼此走去,可就是有这么多鸡零狗碎的破事,一点一点筑成了山,砌成了墙,让我们越来越迷失,看不见对方,也看不清自己。

但是有一点,我很清醒,我和钟帆妈妈,的的确确撕破了脸皮。

“道歉!”最后钟帆妈妈一把扯过我,把我推到李梓萌面前,“你必须向萌萌道歉,也向钟帆道歉!”

呵呵,萌萌,这辈子,我大概不会从钟帆妈妈口中,同时听到萌萌和蔚蔚这两个昵称吧。

我和李梓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向她道歉,绝不可能!

再说,她当时,也是那么肆无忌惮,不肯对我和我妈道歉的。

“李梓萌,算你狠,我服你。”我嘲讽地对她竖起大拇指,“但是你不先为你说的那些话,向我道歉,就别想我对你道歉。”

“我不需要你道歉,我没你那么小气。”她哼哼着,眼圈都泛着红,眼里的血丝清晰可见,但是不让我感觉同情,只觉得恶心。

恶心,真恶心。

要不是班主任及时赶过来进了病房,我怕我会当场对着她歹毒的五官吐出来。

老班估计是已经听门外的付婷婷讲了大体经过,所以淡定许多,他扶着高度近视眼镜,咳了两声,缓解了气氛后,把我和我妈同钟帆他们隔开了。

“那个,钟帆妈妈,是这样的,这次事情的确是我没有管教好学生,但许蔚呢,在我班作为数学课代表,一直兢兢业业,在同学们中间风评也是不错的,这有可能是误会导致的意外……”

“误会?意外?”还没等我们老班和风细雨地调解完,钟帆妈妈就眉毛倒竖,“您凭什么这么轻描淡写,我儿子头顶缝了七针,七针,您知道我这个当妈的有多难受吗?”

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眼睛里也泛起了泪花。

“不是,您先别伤心,那位付婷婷同学呢,也是我们班的,她是当时的目击证人,她说她在外面,听到里面发生了争吵,而且的确是李梓萌同学先人身攻击了,才激发的矛盾。”

“杨老师,我知道您是24班的班主任,可您也不能因为钟帆和李梓萌不是你班的学生,你就这么包庇袒护许蔚吧?”

“要不这么着吧,”老班也有些焦头烂额,他指着我叫我过去,“许蔚同学,不管如何,你打了人确实不对,你向他们诚恳道个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