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小说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

脸叔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都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3 13:26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由实力派作者脸叔精心编写的都市悬疑小说《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主角是徐传庆陶四爷,正在火爆阅读中。松开我爷爷的嘴后,杨稻纯突然说道,这楼道的气氛,感觉和那天来勘察现场时有点不一样。经她一提醒,我爷爷也觉得有哪里不对。
精彩节选

半夜的文艺楼死寂得可怕,我爷爷睁开眼睛,眼前基本是一片模糊漆黑。在恐慌的驱使下,虽然想喊叫,想挣脱,却都是徒劳的。

凶手既然是要谋杀宋辉,将其打晕制服后,完全可以一刀致命,为何要拖到这恐怖的文艺楼来悬尸刺背呢?是不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故布疑阵,从而掩盖自己的作案可能?

虽然体验更真切了,但还是无助于案情,更不明白死者脚底下的三角血迹,到底有何含义。

松开我爷爷的嘴后,杨稻纯突然说道,这楼道的气氛,感觉和那天来勘察现场时有点不一样。

经她一提醒,我爷爷也觉得有哪里不对。

对了,是光线!那天来时,这三楼的光线明显要亮一些。不像现在这样,乌漆墨黑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爷爷想起几个当事人口供,案发当夜为了寻找宋辉踪迹,他们开了操场上的大灯。但现在灯已经关掉了,因此楼道里一片黑暗。一位同事立即去门卫配电室,打开了大灯。

大灯打开后,楼道里只剩下我爷爷和杨稻纯。虽然光线变亮了些,我爷爷把杨稻纯想象成凶手,惨白的灯光映射在她冷冷的脸上,让他心里不禁打了个冷战。

突然间,杨稻纯不见了,我爷爷一惊,才发现原来她走到他身后查看绳结去了。我爷爷猛然顿悟,欣喜若狂,急忙让杨稻纯把他放下来,嘴里还念叨着:「血三角之谜解开了!」

第二天晚上,我爷爷请专案组把案发当夜四个当事人全带到了行凶现场。人一到齐,我爷爷就说,凶手就在你们四个人中间!

众人先是一惊,继而反驳道,这怎么可能,我们几个都有不在场证据!

的确,案发当夜,死者是在凌晨4点以后被人刺死。此时,王秉德和陈是瑞二人正在操场聊天,小魏与宋辉母亲在一起,老方虽然单独一个人,但不可能在王秉德陈是瑞眼皮底下出入。

老方带着大家去文艺楼后,老方守在楼下,其余二人分头行进。王陈二人离开对方视线的时间,只有上楼梯那不到半分钟时间,根本不足以作案。老方也不可能在此时悄悄潜入大楼作案,时间太短,极有可能被王陈二人发现。所以按理说,四人都没有作案条件。

我爷爷不慌不忙地说:「虽然死者是在4点以后被刺死的,但凶手用了一个巧妙的布局,让自己可以在4点以前就脱身。」

凶手先打晕宋辉后,将其悬挂于走廊之上,绳头系在宋辉前方一处生锈的铁钩上。

当宋辉醒来时,走廊内一片漆黑,他发现自己被绑,想挣脱却无可奈何。

然而,其余四人为了寻找宋辉的踪迹,打开了操场上几个大灯。这时,一些光线照进了文艺楼。宋辉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形势:自己是被吊在走廊上,而绳头就系在前面的一个铁钩处。宋辉挣扎发现,自己的脚尖可以触地。

在强烈求生欲的驱使下,宋辉开始了一种尝试。这也是大多数人身临其境后,都会有的尝试:他努力拨动脚尖,让自己的身体尽量往前荡,身体荡得越远,脚就越容易够到挂绳头的铁钩。这样,便有希望将绳结从铁钩上踢脱。

在这种努力下,宋辉的身体晃荡幅度越来越大,也确实够到了前面的铁钩。然而,他无法看到,在他身后的灭火器框架上,正夹着一把长长的利刃,对准了他的荡过来的心窝。

为了尽可能的发力,宋辉除了要往前荡之外,还会逐渐发力往后荡,当力度起来时,他的后背猛的一下被那把潜伏的匕首戳中。

匕首直刺心窝,宋辉顿时失去了力气。当他反应过来时,开始用最后的力气留下线索,用脚尖蘸着自己的血画下了一个三角形。

其实他留的三角符号,其底部是一根弧线而不是直线,但人在那种情况下,很难画标准。这个符号是想告诉别人,他的身体曾经前后摆动过。

匕首的长度,摆放的位置,宋辉悬吊的高度、位置,这些应该都是那个凶手事先计算演练过的。

也许凶手事前还对死者做了一些暗示,确保死者一定会在光线射入,看清绳头后,用脚尖晃荡身体,踢掉绳头。

我爷爷采用假人实验,发现按这种方式刺进去的匕首角度,确实会有一点下倾,与死者匕首插入角度基本一致。

当然,意外还是有的,匕首最终没能正中宋辉的心脏。不过匕首太长太锋利,一旦刺中胸腔,长时间被悬吊得不到施救,很容易失血过多死亡。

杨稻纯问:「你这假设有那么点意思,可是你说凶手在他们四人中间,但宋辉出巡时,其他人都在一起留在门卫室打牌,如何能分身去对付宋辉?」

我爷爷说:「宋辉出巡后失踪,其实一开始并非是被人掳劫,而是自己主动藏匿。」

「他为何要主动藏匿?你咋知道呢?」

我爷爷说:「凶手掌握了校花刘文敏留下的周记,并在黑板上留下了文字,约宋辉文艺楼见面。宋辉夜巡时发现了凶手留下的文字,他非常忌惮那篇周记,只得应约,同时擦掉了黑板上的文字。因此,这才在其指甲缝内残留了粉笔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