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每一道伤痕

每一道伤痕小说

每一道伤痕

刘八百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都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3 14:51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作者“刘八百”精心编写的小说《每一道伤痕》,正在火热阅读中。“先把尸体带走。”我起身脱下手套。森林里的光线已经很暗了,几只鸟飞过森林。在解剖室,助手帮我脱下女尸身上的衣服,检查,拍照。165,脸好,皮肤白皙,身材匀称。
精彩节选

晚上10点,坐满人的会议室烟雾缭绕,我开始向大家介绍尸检和现场勘验的情况。

技术和侦查部门开碰头会,总是围绕死者身份、死亡时间、死因、作案过程和作案动机展开。

法医是死者的代言人,不仅要弄明白死因和死亡方式,还要尽量准确推断作案工具、刻画嫌疑人,甚至进行现场重建。

法医肩上的担子很重,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同事记在本子上。一旦错了,丢人还是次要的,搞不好还会丢了饭碗。

死者断了5根肋骨,身体上有4处钝器伤,都是在她活着的时候产生的。

至于身上那两处锐器伤,则是在她濒死或死后才形成的。我暂时想不明白凶手为何要破坏死者的身体,我推测凶手可能迷恋女性的生殖器官,心理有些变态。

尽管检查还没出结果,但我可以初步对凶手进行刻画:一到两名青壮年男性,携带锐器,力量较强,可以正面控制死者。

解剖时我发现,女人子宫里有一个成型的胎儿。这是一尸两命的凶案。

听了我的介绍,会议室当场就炸了锅。

没想到的是,头一天晚上我们还在推测死者身份,第二天一早,这事儿就有了眉目。

刑警队有30多人,负责全区每年1000多起刑事案件,人手不足是常态。因此我还负责录入「未知名尸体系统」和「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系统」。

5月8日上午9点,我接待了一对报失踪的老夫妻。

夫妻俩50来岁,是中学教师,衣着朴素有股书卷气。俩人笔直地坐在沙发上,很礼貌但满脸焦急,厚厚的眼镜片掩盖不住倦意。

他们的女儿陈燕不见了。

5月6日傍晚,女儿一夜未归。起初老夫妻没太在意。女儿26岁了,是小学教师,已经和男友订婚,新房在装修。

直到7日母亲过生日,陈燕依然没回家,电话还关机了。给准女婿吴胜打电话,他说两天前接到陈燕的电话,说晚上要和朋友一起吃饭,之后就没见过她。

老夫妻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大眼睛、椭圆脸、穿白色长裙的年轻女人,倚靠在樱花树下。

我愣住了,一时思考不出怎么安抚老夫妻,只能如实说,「我们发现一具女尸,还没确认身份。」建议他们去解剖室辨认。

老夫妻比我想象地要镇定,没有嚎啕大哭或晕过去,只是变得沉默。我能感受到他们在压抑自己。

我问好几句话,才得到一句回答。给他们采血,两人眼神迟钝地望着窗外,采血针扎破手指,鲜血涌出,他们只是颤了一下手。

辨认成功的消息是下午3点得出的。死者确实是陈燕。

案发前的周五,本来是陈燕领证的日子。因为未婚夫吴胜单位临时有急事,就推迟了几天。没想到,陈燕再也没有机会领证了。

随着身份辨认结果而来的,还有检材分析结果。

陈燕的阴道内,检验出一名男性的DNA,性侵证据确凿;她的指甲中,发现了另一名男性的DNA。

而且两种DNA在数据库中都没有匹配成功,嫌疑人没有前科......

我赶紧把消息反馈给侦查中队。专案组那边则查到一条线索。

5月7日陈燕死亡的那个夜晚,一对情侣在公园被抢。对方是3个小伙子,本地口音,拿着闪亮的匕首。

那对情侣很机智,扔包就跑,劫匪也没再追。当晚,3个抢包小伙还在公园游荡,被巡逻民警逮个正着。

深夜,一层的讯问室都亮着灯,我走进最近的一间。同事一拍桌子,对我使眼色,「我们有证据,接下来就看你的态度了。」

我转身朝外走,「我去拿采血针。」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