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谢香

谢香小说

谢香

魏满十四碎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3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谢香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免费阅读由连城文学给大家带来,喜欢《谢香》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谢忱站在廊下,目光追逐着她的身影,眼底的那份温柔是她不曾有幸见过的。老夫人怕她着凉,故意虎着脸训斥了一句,宋夭夭吐吐舌头,张开双臂在漫天飞雪中扑进谢忱怀中,男人稳稳地接住她,揉搓着她红通通的小手温声问她冷不冷?
精彩节选

他抿唇,向她伸出手,她却未动。

「谢忱,你可曾见过哪个女子是自己走进婆家的?」

一顶红轿,当着泷城所有百姓的面,将她送进了谢家的大门。

那是一场迟来的洞房,她面无表情地望着他,谢忱一件件剥去她的衣裳,修长的手抚摸过她的肌肤,抚及腰腹的那道伤时,略微停顿了一瞬。

她不可抑制地发抖,男人覆在她身上,用被褥盖住两人的身体,在耳边低声问她:「冷吗?」

她闭着眼侧过脸,掐着手心勉强止住战栗,她知那不是寒冷,是刻入本能的惧怕。

妖是极纯粹的,他伤过她一次,此生都难以忘却那种痛苦,便是心忘了,身体也会记得。

十一月,泷城下起了大雪,飘舞的雪花如柳絮一般洁白轻盈,而原本被预言要死在冬日里的宋夭夭却是一天天康健起来。她在院中见到了那个姑娘,娇小的身子裹在玉粉色的斗篷里,衬得脸只有巴掌大小,鼻尖冻得通红,却只顾嬉笑着在雪地里与婢女玩闹。

谢忱站在廊下,目光追逐着她的身影,眼底的那份温柔是她不曾有幸见过的。

老夫人怕她着凉,故意虎着脸训斥了一句,宋夭夭吐吐舌头,张开双臂在漫天飞雪中扑进谢忱怀中,男人稳稳地接住她,揉搓着她红通通的小手温声问她冷不冷?

一转头,却瞧见她似笑非笑的脸。

男人一顿,缓缓松开宋夭夭的手。

时间一晃便是两年,她的肚皮丝毫不见动静,府中有了流言蜚语,公婆自是不虞,时而便要提溜着她的耳朵训诫一番,言语间对她颇多不满。

她不急不缓地倒了半盏酒,端到鼻端嗅了嗅酒香,方幽幽道:「生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谢忱无能,我又能如何?」

那天夜里,谢忱面上裹挟着疾风骤雨,将她重重压倒在榻上,他似完全抛去了斯文,一次次顶撞弄得她疼得掉泪。奈何内丹被夺后元气大伤,竟是只能做那砧板上的鱼肉。

结束后,他从她身上离开,似才发觉她已是满身狼藉,神情一怔。

她没有余力再与他辩驳什么,闭着眼睛昏沉睡去。

第二日,男人穿戴妥当,坐在床边默然望了她许久,方才离开屋子。

她缓缓睁开眼。

三个月后,她依然未能有孕。

公婆开始四处物色才貌适宜的女子为谢忱纳妾,千挑万选之下,方才寻到一个妙人,胸有成竹地领到他面前。谢忱微微蹙眉,还未开口说什么,宋夭夭便已昏倒在了屋外。

她望着谢忱抱起她,公婆慌忙唤下人去请大夫,妙人则惊恐地捂着小口,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只觉看了一场颇有意趣的闹剧。

夜间,谢忱回来了,神色颇为疲惫,想是宋夭夭跟他闹了许久。她心觉好笑,未去管他,自己坐在桌旁斟了杯浊酒。

只是她好心不去烦扰他,他却见不得她一人清净。男人紧握住她的腕,杯中的酒液晃了晃,撒出两滴,「对于今日之事,你就没有半分在意吗?」

在意?

她仿佛未听懂他的话,缓缓抬头望他,「纳妾是你谢家之事,是你谢忱的事,我在意或不在意,原没有什么打紧。何况那是你母亲的要求,难道我不许,你就当真会听我的吗?」

谢忱眸色沉了又沉,「两年前,嵩王抬妾进门请你我前去吃酒。席间你曾警告我,你眼里揉不得沙子,断不会与旁的女子共侍一夫。」

她似是方才记起,低头抿了口酒,漫不经意地道:「是吗。」

那一昏,使得宋夭夭在谢府上调养了很长一段日子,长到冰雪消融,泷河两畔枝头见绿,几乎是一整个冬日。看得出府中上下的人都很喜欢这个姑娘,谢老夫妇更是将她视若亲女,百依百顺,宠爱备至。

一月孟春,老夫人身边的婢子前来唤她,说是她房中的湘儿打了宋夭夭的贴身丫头,待她进到堂中,看见老夫人难看的脸色和眼眶红红的夭夭,不知道的,还以为湘儿打的是她。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