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不做皇妃做女皇

不做皇妃做女皇小说

不做皇妃做女皇

猫念北 / 著
来源:掌中云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4 13:49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不做皇妃做女皇》是猫念北所著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是褚云卿高煜等,故事情节感人,剧情紧凑。不做皇妃做女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之后,和淑妃亲近的妾的话才知道。这位淑妃自己贿赂制香司,给她刺绣的鞋面吃香粉,走路时宫裙煽动,这种香味远远闻起来。只是她好像没有钱,用最低等的香粉,闻多了就吃,一点也闻不到。不巧,宠物的日子就是这种味道,淑妃总是在御道上摇晃,让皇帝闻到味道。
精彩节选

“你是盛朝的君主,你不去,那就是失礼于诸国!”魏太后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着,宋贵妃和侍女殷勤为元梧穿戴上吉服和帝王冕。

“皇上,这次的和以往都不一样,臣妾听说这竭罗王的王妃可是个西域美人儿,连臣妾见了也自惭形秽。”

“真的?当真如此,那朕还能在宴会上待个一时片刻。”

一听说有美人,元梧就不怎么闹了,规规矩矩穿了礼服坐在轿撵上,还另外准备了一幅轿撵给宋玉儿。

至黄昏后,藩国晚宴开宴,她们坐着轿子到了晚宴举行的庆安殿,这里是盛朝专门为招待外国使臣兴建的宫殿。宴席开始,大殿席间已经坐满了人。藩国主客和他们的随从离皇帝的席面最近,竭罗王夫妇和竭罗使臣并一众国内贵族妇人都穿戴礼服毕恭毕敬坐在各自席面。

稍远一点的外侧席面坐着十几位盛朝仍在国都的皇子公主,郡王郡主和皇帝妃嫔。最外侧的席面坐着盛朝在京的士大夫和诰命夫人。虽然这些人的席次距离皇帝已经很远了,但能作为外臣和外命妇受邀参与这个宴会,已经是天恩了。一时间,推杯换盏,丝竹管弦,舞女歌姬,整个殿里歌舞升平,甚是欢乐。

元梧从做皇子的时候就对这种场面习惯了,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的,只觉得异常喧闹。倒是宋贵妃是个没见识的,她做宫女时候哪里见过这样的排场,对各位贵妇人的恭维受用得很。

元梧没想到还真的有美人,她定睛一看这竭罗王妃因是西域人,比元氏的鲜卑血统又多了那么一点点英气,元梧看了眼睛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

“皇上,您看什么呢?”

“这藩国王妃模样再俊俏,也不是你的。”宋贵妃见他从来到这个宴会就一直盯着竭罗王妃,就面有不悦。

“好好,朕给你赔罪还不行了,来,坐到朕的身边来。”

宋玉儿起身,经这三年天家富贵的滋养,宋氏早就不是刚刚封妃时怯怯懦懦的样子了。现如今越发身姿婀娜,形容妩媚。她嬉笑着坐到皇帝的席位旁,引得席间的藩国贵妇人纷纷侧目。

藩国贵妇们虽然不怎么认识这个妃嫔,也不知道姓氏。但光看这服饰妆容,猜也猜得出来宋氏必是皇帝的新宠妃了,才敢和皇帝同席而坐。

“玉儿,朕这些天一直想问爱妃一个问题。”元梧一脸绯红浑身是酒气,眼神七分轻佻,三分疑惑,醉意已经很明显了。

“皇上想问什么?臣妾必定知无不言。”

“皇上,您觉得是什么那就是了。”元梧不知说了什么,引得宋氏娇嗔一笑,被美酒微醺的脸更加绯红,正如元梧所夸赞的“人面桃花”那样。

皇后从侧席看向她们的那个方向,眼神幽怨。多盛大的宴会也完全坏了兴致,还没等宴会结束,就假称身体不舒服,见了礼回到自己的宫殿。元梧倒是像没事人儿一样,和宋贵妃一路上依旧说说笑笑乘坐轿撵回到她的昭华宫。

“玉儿,你想不想做皇后?”

“皇上,皇后娘娘春秋正盛,臣妾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念头。”宋氏见皇帝这样说,也不知是不是试探,她立时便装作害怕的样子,颤颤巍巍跪下,不敢抬头再看皇帝一眼。

“无妨,我没说废掉她,立你做左皇后吧。”

“国后仍在,臣妾惶恐。”

“朕知道你想,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不想做皇后的。你只要答应给朕做一件事,那朕就封你做左皇后,开府仪同皇后。”

“那皇上要臣妾为皇上做何事?”宋玉儿试探的问着。

“把竭罗王妃找来送到朕的勤政殿,朕就封你做左皇后,马上封!”

“皇上,臣妾不敢啊,那是藩国王妃啊。”宋氏虽然口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已经答应了。

皇后谁不想做,就算是先做了左皇后也好,反正日子久了,总能熬死皇后。她这样打着如意算盘,就答应了皇帝这个事情。宋玉儿只知道把竭罗王妃找来会做左皇后,却想不到不但没做成左皇后,反而把命都折到这儿了,而且五族都被诛杀!

她打定了主意,就以请教番邦歌舞的由头把竭罗王妃从礼藩院接了出来,到自己的昭华宫以后,就真的装模做样让王妃给教了几个动作。这个王妃见皇帝的宠妃那么没有架子,也尽心的交给她藩国舞蹈的技巧,等她彻底放下了心防。宋氏就说自己练舞累了,让侍女端来芙蓉玉露羹,还要让王妃品尝。

宋贵妃盛情难却,竭罗王妃自然欣然饮用了这吃食,没想到喝完她感觉身体很困,就以为自己累了,告别了宋贵妃往回走,没有走几步就倒在路边。宋氏让早就等到这条路上的宦官把竭罗王妃送到了勤政殿。

竭罗王见妻子一夜未归,便派侍女找到昭华宫里面,宋氏告诉他们,王妃早就和自己告别回去了,侍女找不到,也就找到其他地方去了。没想到走到御道方向,就看到王妃蓬头垢面从勤政殿跑出来,这下什么都明白了,她们赶紧拦着王妃,把王妃送到了礼藩院。

竭罗王看到自己的妻子啼哭欲殒就知道发生了,可是在这里也没有带兵,一气之下就带着王妃马上离开了皇宫。等礼藩院的属官禀报这件事情的时候,她们已经出了平陵,直奔藩国。皇太后因此大怒,派大理寺卿严查此事,抓了当时礼藩院的侍女和太监,又四处寻找那天见过王妃的人,终于理清了缘由。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