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曾经刮过的伤风

曾经刮过的伤风小说

曾经刮过的伤风

卷耳白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6 16:22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曾经刮过的伤风》是卷耳白所著虐恋类小说,主角是唐鸢陆东青等,故事情节感人,剧情紧凑。曾经刮过的伤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您仍然沉默。我没有恶意。你想说什么?聊天结束后?你终于开口说:聊天结束后你打算做什么?我被问得哑口无言,我该怎么办?似乎习惯性的事情戛然而止,让我无所适从。这种情绪连我自己都解释不清楚。我苦笑道:想知道你是否过得好。
精彩节选

几天后我搬出公寓,只带走了那盏宜家的吊灯。

后来我坐上北京开往莫斯科的火车,窗外大片的雪白飞快掠过。我想告诉你,陆东青,其实我骗了你。我并未放弃我们的孩子,而是我因为酗酒过度,没有福气留住他。

我放弃你,并不是我有多灰心,而是我突然体会到了你的执念——那种那个人像是身体的某一部分,融入骨血,只有得到他,此生才能圆满的执念。如Adonis之于薇薇安,顾思鲸之于你……你之于我。

我愿用我的残缺,成全你的完满。仅此而已。

我的感冒断断续续了好几个月。我坐在车上不断地咳嗽、流鼻涕,有个俄罗斯小男孩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拿着纸巾捂住脸,忽然有温润的液体滚落。

陆东青,我曾深爱你,就像在某个角落患过的一场伤风,经久不愈,却终将痊愈。

9

致陆东青:

陆东青,我曾去医院看过顾思鲸。她躺在床上,头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无损她的美丽。

临走前,我问她:“我能不能抱抱你,顾老师?”

然后我走过去,轻轻地抱了抱她。松开手后,我对她说:“谢谢,祝您幸福。”

直到现在我仍记得她当时错愕的神情。那一刻,我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陆东青,我只是想抱抱她,抱抱你此生最爱的人。

就像拥抱我此生望尘莫及的爱情一样。

转载爱格(侵删)

《致唐鸢》

文by卷耳白

致唐鸢:

某个周末,顾思鲸在公寓楼下等我,南方冬夜的风阴冷潮湿,我刚停好车就看到了她。她穿着长风衣,提着一个纸袋,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她这披星戴月的样子像是很多年前下了晚自习,我在宿舍楼等她一样。

一切好像都没有变。

纸袋里有一盒宵夜与一张电影光盘。我并不饿,于是一起看电影。电影叫《我的少女时代》,上映有段时间了。顾思鲸边将光碟放进影碟机里,边说:“这部片子好红,我还没来的及看……东青?”她回过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

“嗯,这部片子的首映时间是2015年11月19日”我说

她细细打量我“你看过了?”

“没有。”电影的首映日我爽了约。

这是一部关于青春题材的电影,讲述在20世纪90年代的台湾高中校园里平凡女孩林真心和徐太宇的故事。我并不太感兴趣,但顾思鲸看的挺认真。看到一半时,轻轻靠过来,身上有玫瑰香水味。我没动:“怎么不看了”

“骗小女生的电影。”她说这是我认识多年的顾思鲸,永远理智,偶尔失控亦能极快恢复。四面的空气潮湿而暧昧。我站起来:“去抽烟。”

我在阳台上吞云吐雾,梧桐树的影子悄悄摇晃,像在打一个寂寞的手势。我不知怎的看入了神,手里的火星一下灭了。顾思鲸,推开门看着我:“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我弯腰走进去。

“我自己回去。”她指指桌上的纸盒,“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别浪费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