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娇娘春闺

娇娘春闺小说

娇娘春闺

笑佳人 / 著
来源:掌阅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02 20:49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娇娘春闺完整版阅读这里有!《娇娘春闺》小说主要讲述了:说起来好笑,阿娇幼年丧母,出事前舅母待她也不冷不热,这麽多年对阿娇教导最多的,反而是花月楼的老鸨,虽然老鸨教的都是些不入流的东西。
精彩节选

将阿娇放到盖着粉色纱幔的小轿中,朱昶隔着茜红盖头,低声嘱咐道。

阿娇点了点头。

朱昶看眼外甥女搭在膝盖上的小手,弯腰探出轿子,走到站在骏马旁边的赵宴平面前,红着眼睛道:“赵官爷,朱某就这一个外甥女,从小可怜,还请赵官爷多多善待她,庇佑她,娇娇若有服侍不周的地方,朱某先行替她赔罪了。”

赵宴平道:“您放心,我既纳了她,便会照拂她。”

多的,赵宴平倒也没有承诺。

阿娇去做妾,按规矩赵宴平都不必喊他舅舅,两家算不得正经的姻亲。

看出赵宴平没想多敬重他,朱昶默默地走开了。

赵宴平翻身上马,领着花轿队伍多绕了一条街道,再从另一个方向折了回来。

一墙之隔,从此阿娇便是赵家的人,与朱家没什么关系了。

.

妾礼本就简单,赵家也不是什么重繁文缛节的大家族,赵宴平挑了阿娇的盖头,男女算是见过,没嫁错也没有纳错,赵宴平便去院子里招待那十张桌的客人们了。

赵老太太、柳氏、沈樱暂且也没有露面,等着明日一早再喝新妾的茶,只派了翠娘待在东屋照顾阿娇。

阿娇坐在床上,院子里的贺喜声、劝酒声清晰无比地传了进来,大家都在喊赵宴平喝酒,也不知他喝了多少,会不会醉,醉了后会不会耍疯。

翠娘端了饭菜进来,摆在临窗的桌子上。

这下子阿娇听得更清楚了,敢情今日来的都是商户老爷,好像还有一位知县大人。

她只能听声音,赵老太太坐在商户太太们这一桌,却不停地伸着脖子打量知县谢郢,见谢郢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比孙子还年轻,玉面星眸,唇红齿白,端的是风流倜傥、风度翩翩,旁人都猛灌孙子喝酒,只有他轻轻与孙子碰了碰碗并未多劝,说不清是心疼还是心酸的,赵老太太便没了胃口。

一个大男人,长得比女人还白,真是天生来作妖的。

可惜人家是知县,是京城什么侯爷的儿子,赵老太太敢怒不敢言,不然她早冲上去撕他的嘴了,叫他少勾搭她的好孙子。

觥筹交错,天渐渐黑透了,酒喝光了,菜也吃得见了盘底,宾客们纷纷起身告退。

赵宴平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他在前面一一送客,直到最后一位客人也离开了,赵家才将大门关上。

赵宴平还想帮忙收拾院子,赵老太太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人往屋里推:“这里交给郭兴跟翠娘,你快去洗洗脸,进屋去吧。”

她花十五两银子纳妾图什么,就是图晚上天黑,小妾好施展本事死死迷住孙子!

柳氏也来劝儿子:“人家小姑娘,你对她温柔一点,别像在我们跟前一眼,冷冰冰的,吓得人家怕你。”

赵宴平看眼两位长辈,端起洗脸盆去厨房舀水,再走到后院洗脸。

赵老太太嘱咐翠娘兄妹手脚麻利地收拾,收拾完直接睡觉,谁也不许再出声。

然后她将柳氏、沈樱带到西屋,叫娘俩躺下早点睡觉。

沈樱见她还在椅子上坐着,趴在被窝里问:“老太太,您怎么还不睡?”

赵老太太撒谎道:“刚刚吃多了,等会儿我再去院子里走走,不然肚子难受。”

沈樱信以为真,乖乖躺好。

柳氏看眼婆母,笑了笑,也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