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我是杀手不是点读机

王爷,我是杀手不是点读机小说

王爷,我是杀手不是点读机

白术 / 著
来源:微小宝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03 02:59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王爷我是杀手不是点读机》小说,主角是苏玲珑陆千修,作者白术。小说主要讲述了: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素色的帷幔,侧过脸,屋里一切清晰可见,木质的桌椅,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屏风上有一幅冬梅图,屋子里熏着一种不知名的香,淡淡的,安神醒脑。
精彩节选

“四妹妹,娘亲跟父亲之间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可以妄加评论的,况且在太子殿下面前提起,少不得叫太子殿下看笑话。”苏仙儿笑着冲太子抛去一个略含歉意的眼神,不仅让太子殿下对她更加喜爱,也让苏媚儿平白的扣了一顶大帽子而又生不出反驳的话,着实叫苏媚儿一阵憋闷。

二姐姐总是能说会道的,偏生还总说得那么有理,苏媚儿只得认错,便退下跟苏燕儿并排站一起去了。

一曲终了,而苏玲珑也走上了八角亭的石阶。

“这里好生热闹,妹妹倒是好兴致,赏花奏曲,怎的不叫上姐姐?”苏玲珑一开口便是一句软刀子,可苏仙儿听闻不仅未曾生气,反倒起身去拉住她的衣袖道:“姐姐昨日在府外被贼人掳去,受了惊吓,况且身子也不适,妹妹们怎好扰姐姐休息呢?”

“妹妹怎知我被贼人掳去?”苏玲珑忽然反问。

“这……府里的下人都传开了,我也是听他们说的!”苏仙儿脸一红,暗道差点穿帮了,这事母亲跟她提过,她自然是知晓的。

“原来如此,不过妹妹,你总是那么善良,连下人说的话也信,说实话,昨天我并未被贼人掳去,而是去见神医了!”苏玲珑一幅笃定的模样,让苏仙儿不由皱了皱眉。

与苏玲珑打过那么多年的交道,她从来都是一幅柔柔弱弱,畏畏缩缩,眩然欲泣的样子,几时如这般自信满满,举手投足间都自有一番风情。

“姐姐莫要说笑了,传说神医行无影,去无踪,多少人花万金都无缘与之见一面,姐姐怎会有机会与那神仙一样的人相见?”苏仙儿是绝不相信她有那样的本事。

苏仙儿的问题一出,就连旁边的太子沐延昭也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他曾从皇家秘辛中看到过对神医陆千修那神鬼莫测医术的记载:生死人,肉白骨,离魂还魄求长生!

如若能有机会与他相见,那长生一事,便有了眉目,自古帝王千秋霸业,江山美人皆可唾手而得,唯长生一事,不可强求,如今听苏玲珑一提,沐延昭那被尘封的玉望瞬间如潮水般涌上了他的心头。

“二妹妹莫要不信,我本体弱,昨日神医替我诊治一番后,困扰姐姐多年的血虚之症也有好转的迹像,若不是神医,这天下还有何人,能让姐姐起死回生呢?”苏玲珑将血虚二字一抛出,不仅连苏仙儿变了脸色,就连一旁的沐延昭,眸子里亦泛出些许精光。

血虚二字,在他们看来,便是死亡通行证,自古被贴上这血虚标签的,从来没有活过十八岁的,再过一年,苏玲珑便满十八,若是她未死,那便足矣证明那神医果真拥有着神鬼莫测的本事。

“那姐姐有何凭证?”苏仙儿还不死心,想要苏玲珑拿出证据。

苏玲珑并没立即回答她,而是走到石台边坐下,拿过一个玉质的杯子,随手沏了一杯茶,轻抿入口。

苏玲珑饮茶的间隙,亭子里鸦雀无声,显然其他人都在等她的答案。

“你快说有何凭证呀?若是拿不出,便是你诓骗我们,诓骗太子殿下,这罪名可是很大的!”眼巴巴的看着苏玲珑慢悠悠的饮了两杯茶还不说,一旁的苏燕儿终于忍不住催促起来。

“呵,三妹妹真性急,不过也不知是谁教的你这般不懂礼数,对着大姐便只会你你你这般称呼。”苏玲珑一脸惋惜的看着苏燕儿。

“你……”苏燕儿被她噎住,气得涨红了脸指着苏玲珑。

“大姐莫要生气,仙儿替燕儿给姐姐陪个不是罢。!”苏仙儿怕苏玲珑转移话题,忙上前冲苏燕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退下。

“二妹妹果真好度量!”苏玲珑话音一转,便称赞起苏仙儿起来,要说这苏仙儿,若是放到前世,那可真正是画中仙一般,眼若秋水,肤若凝脂,笑若春花,若是她不曾有这具身体的记忆的话,说不定她不会那么容易将这苏仙儿那白莲花般的本质看穿。

苏仙儿却是冲着苏玲珑福了一福,满脸羞愧的说:“大姐谬赞了。”她本可不用多此一举,可现今当着太子殿下的面,她要表现出百分百的善良,绝不能有一丝瑕疵被太子捕捉到。

“既然你们这么想要证据,我便告诉你们,不过你们没见过神医,就算告诉你们,怕也无从求证吧?神医喜欢穿一身纯棉的白色长衫……”

“大小姐,能否借一步说话?”苏玲珑的话被突出其来横插进来的男声打断,一旁的苏仙儿不由愣住了,一向对她情有独衷的太子殿下,怎会忽然生出这样的举动?

“仙儿,你先带他们下去可好?我有话要单独跟你大姐说!”沐延昭说完,又冲身旁的侍卫忠义点了点头,示意他跟苏仙儿等一起下去。

苏仙儿只得不情愿的点点头,目光却幽幽的飘向苏玲珑,眼里射出点点嫉妒。

苏玲珑自然没有必要去照顾她的心情,对于突然做出如此举动的太子殿下,她却一点也不意外。

“苏玲珑见过太子殿下!”苏玲珑起身,冲沐延昭行了个标准的礼节。

沐延昭忙上前将她托起来,她身体轻盈如羽,五官精致如画,只可惜面色苍白得无丝毫血色,想必受血虚之困所致,即便如她所说有神医相助,短时间内必然也不会完全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