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时年情歌薄荷

时年情歌薄荷小说

时年情歌薄荷

小呀小猫咪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04 14:47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时年情歌薄荷》主要讲述了夏俐莉陈斯旬的都市故事,由作者小呀小猫咪精心创作,是一本优质的现代短篇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或许是陈斯旬真的有养植物的天赋,又或许是这两根薄荷枝争气,两个礼拜后,干枯的薄荷枝竟然真的逐渐苏醒过来,并且长势异常得好,插在瓶子里看上去绿油油一片,倒也漂亮。
精彩节选

这颗智齿折磨了她二十个钟头,但是却只用了二十分钟就终结了它。

而在上麻药到拔完智齿这短短半个钟头,夏俐莉的心里一直在天人交战。

如果这个陈斯旬就是她认识的那个陈斯旬,他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和她相认?如果这个陈斯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陈斯旬,他为什么也正好学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无论哪一种情况,都让夏俐莉觉得巧合得过分。而有时候过分的巧合往往指向一个必然的结果。

「可以了。」陈斯旬把那颗还带着血的智齿扔进托盘,转头对表情一直纠结到现在的夏俐莉道。

夏俐莉盯着他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犹疑地坐起身,眼睫微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突然伸出手,在陈斯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摘下了他的口罩。而在指尖触碰到他温热的皮肤时,夏俐莉心中,无端就有了预感。

陈斯旬的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暴露在空气中,高鼻薄唇,精致的侧脸线条。看清他的脸后,夏俐莉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捏在手里的口罩似乎还带着他的余温,她却觉得烫手得不得了。

果然,这个陈斯旬,就是夏俐莉记忆里的那个陈斯旬。

「怎么会是你。」夏俐莉不自觉死死咬着下唇,麻药药效未褪,嘴唇毫无知觉。

陈斯旬意外的表情只在夏俐莉摘口罩时维持了片刻,开口时已经是云淡风轻,「还认得我啊,老同学。」

怎么会不认识,化成灰我都认识你啊!夏俐莉真想喊出来。

夏俐莉和陈斯旬的过去一点也不狗血,在夏俐莉的认知里,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伟大而又有牺牲精神的,当时没有为了眼前的小情小爱耽误各自的远大前程。

陈斯旬是高二下半学期转到夏俐莉班级的。听说是因为陈斯旬父亲工作调动的关系,陈斯旬才迫不得已在高考前这个紧要关头转来了青城一中。

好巧不巧,陈斯旬成了夏俐莉的同桌。

一般按照小说套路,一男一女作为同桌,不产生些青春的躁动,爱情的摩擦,简直对不起「同桌」这个暧昧有余的字眼。

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夏俐莉和陈斯旬,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相安无事、相敬如宾。两人的对话仅限于「老师过来喊我一声」「今天布置了什么作业」这种浅显易懂的词句。

不为什么,就因为太多人喜欢陈斯旬,夏俐莉觉得自己只有表现得心如止水,才能显示出自己和其他女生逼格不一样。就是那么骄傲。

不过坏就坏在陈斯旬长得太好看,他不撩你也许还能自我麻痹地安稳度日,他一旦出手稍稍撩拨,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全成了无用功。

毕竟虽然时代在进步,但是看脸的世界依旧原地踏步!

夏俐莉至今还记得那是一个初冬的午后,青城一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年四季不管风霜雨雪还是艳阳高照,午饭后总会留出一个小时让学生午睡,以保证下午的学习效率。

夏俐莉睡觉向来是雷打不醒的那种,但是那天可能是被冻醒了,睁眼,发现陈斯旬脸朝向她,和她挨得很近。更为惊悚的是,那时他正伸着食指,似乎在,数她的睫毛?!

陈斯旬估计也是没想到夏俐莉会突然睁眼,手都没来得及收回去,就这样僵在半空中。夏俐莉微微皱着眉头,一脸懵逼地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修长手指,就在她差点看成斗鸡眼的时候,陈斯旬才收回手,表情是不多见的讪讪。

夏俐莉这才恍然大悟,刚摆好表情想嘲笑一波,陈斯旬却突然摘下右侧的耳机,拨开她耳边的发丝,将耳机塞进了她的耳朵里。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然后他就这样枕在手臂上,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含笑,和她共用一个耳机听着歌。

那时候MP3里正在放《reality》。

这首歌夏俐莉很熟悉很熟悉,因为她最喜欢的一部法国电影《初吻》中有很经典的一个场面,男主角在人声鼎沸的酒吧,从女主角身后为她戴上耳机,耳机里播放的就是这首《reality》。

天大地大,人影幢幢,耳畔唯有余音袅袅,眼前唯有此间少年。

就是那一瞬间,好似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夏俐莉为陈斯旬动了心。

莫名其妙,却又有迹可循。

在那个老师三令五申,家长耳提面命不许早恋的年代,之后的日子夏俐莉和陈斯旬选择了心照不宣的暧昧。

比如,夏俐莉在看到班花找陈斯旬问题目时,会赌气偏过头不看他们。班花走后,夏俐莉会在她和陈斯旬中间画一条三八线,告诉他谁越线谁是小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