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逆袭:夫人超给力

重生逆袭:夫人超给力小说

重生逆袭:夫人超给力

阮绵绵 / 著
来源:万读
分类:言情
状态:未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04 22:37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由实力派作者阮绵绵精心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重生逆袭夫人超给力》,主角是卫溪纯顾淮墨,正在火爆阅读中。“卫溪纯。”卫溪纯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角,前世这个女人也是这般会做戏,让她以为这女人是真的心疼她莫名其妙被顾淮墨绑在身边,几乎要将她当成自己在顾家的依靠,万事都听她的安排。
精彩节选

陆盛川注意到了站在一角的顾淮墨,而被男人搂住的小女人就是琳琳口中的孤女,也是不该出现在如此上流场合中的人。

陆盛川深邃的眸中泛着精光,立马想到了一个妙计,直瞪着卫溪纯训斥道:“都是你设计陷害的琳琳!我们家琳琳和淮墨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若非是你从中作梗,又如何夺走淮墨女伴的位置!如今你更是为了夺走本该属于琳琳的墨家太太一位,下此毒手让我的女儿身败名裂便于你上位,你真是好毒的心!”

面对陆盛川的发难,以及对方一口咬定是她的设计,卫溪纯除了神色微微一紧,却是没有其他的变化,继续窝在顾淮墨的臂弯当中佯装柔弱的姿态。

闻言,顾淮墨冷厉的浓眉蹙起,透着一股危险之意,冰冷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地开口:“我未婚妻的名讳不是你能随意污蔑的!”

青年男人身上的冷傲和威慑,让陆盛川不由为之一颤,可为了自家女儿的声誉,他顾及不了太多,当即咬定道:“淮墨,虽然我不清楚你怎么会凭空多出来个未婚妻,但琳琳和你相处了这么多年,你最为了解琳琳的个性,她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恰好这个卫溪纯一出现,琳琳就遭受这种折磨,不是她做的还能是谁?”

顾淮墨冷眼睥睨着陆盛川,“眼见为实,我只相信证据。”

陆盛川怒不可遏地大声道:“你就是被这个孤女伪装出来的柔弱给骗了!像她这样穷酸的女人之所以接近你,无非是图名图利,也只有琳琳对你是真心真意,我今天就要曝光这个孤女的真面目!”

顾淮墨也是有底线的人,陆盛川一口一个“孤女”,无疑再三挑战着他的容忍力。

“你若继续向我未婚妻泼脏水,那我只能报警了。”

陆盛川认定了顾淮墨是被卫溪纯施展的狐媚术迷失了神智,更为恼火的宣告:“既然你们不相信,那我们不妨调查一下酒店的监控,也好坐实她陷害我家琳琳的真相!”

话毕,陆盛川犀利的目光直逼卫溪纯,警告出声:“我劝你最好一五一十地将你如何陷害琳琳的经过交代清楚!否则别等着所有的证据都摆在眼前,到时候你向我们求饶,可就为时已晚了!”

陆盛川冷笑一声,继续威逼:“别以为有淮墨可以为你撑腰,我家琳琳的清白可不是拿你这条贱命能抵消的!我完全可以让你吃一辈子的牢饭,从此受尽人们的指责和唾弃,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完完全全的社会性死亡!”

正因为是为了挽回颜面才一口咬定是卫溪纯所为,所以陆盛川说着狠绝的话语,试图让卫溪纯识相一点,哪怕不是她做的,也要乖乖地认错,如此对大家都好。

陆盛川的恐吓话语也被卫溪纯一五一十地听了进去,虽说她并不是布局人,可到底做不到问心无愧,但在紧要关头之下,她为了保全自己无法不去反抗,至于陆雪琳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完全是自作自受而已。

比起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将计就计,卫溪纯更担心自己这么做反而会引起生性多疑的顾淮墨猜忌,她一个死过一次又活过来的人,自然是惜命,更要让曾经伤害的人统统受到报应。

在陆盛川的压迫下,卫溪纯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是坦诚地接受监控调查?还是直白地说出自己才是被陆雪琳算计?

卫溪纯不禁迟疑着,思索着其中的利弊。

陆盛川的这系列举动也让陆雪琳立马明白父亲的用意,的确现在必须要找一只替罪羊,否则她会一辈子受尽人们的指指点点。

要知道原本和自己对换情景的人应该是卫溪纯,身败名裂的也是卫溪纯,若是能将所有的罪过对推到她的身上,也间接地如了自己的愿。

注意到卫溪纯迟疑的陆雪琳,立马看到了翻案的希望。

卫溪纯的迟疑也被陆盛川悉数落入了眼中,一心只想着挽留陆家颜面的他,无暇去顾及其中的原委,只想着赶紧找个人顶罪来淹没这场舆论的风波。

而卫溪纯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替罪羔羊的人选,孤女的她除了顾淮墨一时的宠幸,根本没有和他抗衡的资本。

陆雪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察言观色,倏然得到了父亲眼神的暗示,她立马加重了抽泣的力道,痛哭流涕地伸出纤纤玉指,指向自始至终一直沉默着的女人。

在顾淮墨颀长冷隽的身影下,卫溪纯一袭束腰红裙衬得皮肤白皙剔透,娇小温婉却又不失大气,十分漂亮,一对同样姿色卓绝的男女站在一块,仿若上天赐定的壁人,羡煞众人的眼。

顾淮墨的臂弯胸怀本该属于她的归属,却被这横空出现的孤女夺走,陆雪琳恨得目呲欲裂几近癫狂!

胸口因为压抑着这份剧烈的恨意而上下起伏,陆雪琳痛声呜咽道:“我爸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陷害我的!正因为羡慕我和墨哥哥青梅竹马的身份,生怕我会抢走墨哥哥,因此她设下圈套让我名誉尽毁!”

陆雪琳满脸泪水的可怜模样惹得围观人群的同情,不少人开始拿鄙夷唾弃的眼神投向了卫溪纯。

见舆论的风向慢慢对自己有利,陆雪琳继续悲苦地控诉:“各位叔叔阿姨,你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肯定清楚,又怎么会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做出伤风败俗之事,岂不是打我陆家的脸吗?”

“自从墨哥哥将卫小姐领到我的面前,并介绍她是墨哥哥的未婚妻后,我一直很尊敬喜欢着卫小姐,甚至称呼她一声卫姐姐,还邀请她参加琪琪的生日宴会,可没想到……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对我……”

陆雪琳将自己描绘成被蛇咬的农夫,声声诘问着卫溪纯的冷血无情心狠手辣,并以没有哪个女人愿意用自己的清白做赌注,硬是扭转了局面。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