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偱环

偱环小说

偱环

天下霸唱 / 著
来源:掌阅
分类:都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7 09:16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臭鱼于胜兵阿豪赖丘豪是小说《偱环》中的男女主角,小编为您整理了臭鱼于胜兵阿豪赖丘豪的精彩章节故事:阿豪问什么是阴阳枕,我说:“传说包龙图日断阳,夜断阴。夜晚睡在阴阳枕上,便可到阴曹地府断案。要是真能让死人开口说话,这世界上也就没有悬案了。”
精彩节选

我们就此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后来扯来扯去也没分出个高下。阿豪觉得无聊,便说要讲个恐怖的古代案件给我们听。

我对阿豪说:“你要是讲那些瞎编乱造的,还是趁早打住,咱们这里又没有小妞儿,我和臭鱼两个大男人,听鬼故事也不觉得害怕。”

臭鱼也在旁随声附和:“就是的,你还不如讲几个荤段子来解解闷儿。”

阿豪说:“你们别这么说,我讲的这个事是我以前从古代公案小说里看来的,虽然未必确有其事。但是十分离奇,反正长夜漫漫,咱们又没法睡觉,讲给你们听听,也好打发时间。”

我同臭鱼听他说十分离奇,便有三分感兴趣了。我说:“平日里听的鬼故事以及看的恐怖电影,多半没什么意思,只是一味地卖弄、吓人,不是电视里爬出个女鬼,就是从床下伸出只黑手,要不就是吃包子吃出个死人手指,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你要是讲吓唬人的,我便不爱听,如果是离奇怪异的,尽管讲来听听。”

阿豪点上一支烟,又把我们面前的茶杯倒满茶。吸了两口烟,想了一会儿,讲了一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猪头

有一个家庭,父亲早亡,只剩下母亲王氏带着十七八岁年纪的儿子。王氏靠给人缝缝洗洗赚些微薄的工钱供儿子读书,虽然日子过得寒酸,但是母慈子孝,母亲勤劳贤德,儿子用功读书,倒也苦中有乐。

王氏为了便于儿子进京赶考,便在京郊租了一所房子。里外两间,外带一个小院。

住了约有半月,这天夜里天气闷热,母子二人坐在院子里,王氏缝衣服,书生借着月光读书。忽然从大门外冲进一个男人,身穿大红色的袍服,面上蒙一块油布,进得门来,一言不发,抢过儿子正在读的书本就冲进里屋。

母子俩大惊失色,以为有歹人抢劫,但是家贫如洗,哪有值得抢的东西?但是那红袍人进了里屋久久也不出来,两人只得硬着头皮进屋观看。

但是屋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家里只有里外两间小房,并无后门及窗户。王氏发现里屋床下露出一角红布,那人莫非躲在床下不成?

书生抄起作为门闩用的木棍,和母亲合力把床揭开,床下却不见有人,露出的那一角红布原来埋在床底的地下。王氏用手一探埋有红布的地面,发现仅有一层浮土,便命儿子把土刨开,看看那红布究竟是何物。

书生只挖了片刻就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大木箱子,箱子被一把铜锁牢牢锁住,无法开启。书生年轻性急,用锤子把锁砸开,箱子里面金光闪闪,竟是满满一大箱金元宝。

母亲王氏大喜,认为这是上天可怜她母子二人孤苦,赐下这一大桩富贵来。只是这笔财太大、太横,母子二人都不免心惊肉跳。王氏生来迷信,便从箱中拿出一锭元宝,让儿子去城里买一个猪头,作为供品祭祀天地祖先。又把箱子按原样埋回床下。

如此折腾了一夜,此时天已将明,城门刚开,书生拿了金子,便去城里买猪头。到了城内马屠户的肉铺,见刚好宰杀了一口大肥猪,血淋淋的猪头挂在肉案钩子上。儿子拿出金元宝交予马屠户,说要买猪头祭祖。

马屠户见这么一个穿着破旧的年轻书生拿出好大一锭元宝,觉得十分古怪。但是古代人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人纵然穷酸落魄,但是到哪里仍然都被劳动阶层高看一眼。马屠户虽然奇怪,但是并没有认为他这钱来路不正,便把猪头摘下来递给他。

书生出来得匆忙,并未带东西包猪头,血淋淋的不知如何下手。马屠户见他束手无策,觉得好笑,便拿了自家用的一块油布把猪头包上。书生谢过屠户,抱了猪头便往家里赶。

那是京城重地,做公的最多,有几名公差起得早,要去衙门里当职,见一个穷秀才抱着一个血淋淋的油布包,神色慌张,急匆匆地在街上行走。

公人眼毒,一看此人就有事。于是过去将他拦住,喝问:“这天刚蒙蒙亮,你这么着急要去哪里?”

书生昨夜得了一大笔横财,正自心惊,被公差一问,顿时惊得呆了,支支吾吾地说是赶早进城买个猪头回家祭祖。

公差见是如此老实年轻的读书人,就想放他走路。书生正要离去,一个年老的公差突然说道:“你这包裹里既然是猪头,不妨打开来让我等看看。”

书生心想:猪头有什么好看的,你们既然要看,就打开给你们看好了,未承想打开油布,却哪里有什么猪头,里面包的是血肉模糊的一颗人头。

一众公差大怒,稍微有些大意,险些被这厮骗过了。不由分说,将书生锁了带回府衙。

京畿府尹得知情由,向书生取了口供。把卖肉的马屠户和王氏都抓来讯问。

马屠户一口咬定,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书生,而且今日身体不适准备休市一日,不曾杀猪开张。

又差人把书生家中床下埋的箱子取出来,里面也没有什么金珠宝贝,上面满满地装着很多烧给死人用的纸钱、纸元宝,在箱子底下是一具身穿红袍的无头男尸,男尸手中紧握一本书,正是昨晚书生在院子里读的那本。

经仵作勘验,无头男尸的人头即书生所抱的那一颗。死者口鼻中满是黑血,应为中毒而死。

府尹见此案蹊跷异常,便反复验证口供,察言观色,发现那王氏母子并不似奸诈说谎之徒,反而马屠户看似气定神闲,置身事外,却隐隐显得紧张焦急。

阅读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