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与恶女同车

与恶女同车小说

与恶女同车

艾栗斯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短篇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9-17 23:41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与恶女同车》小说是以孙伶俐斐醒为主角的现代小说,作者艾栗斯通过对主角遭遇的一系列描写让小说情节更加丰富。与恶女同车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没有任何阻挡物。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如一袋被扔下的土豆,男子面朝上,身体猛烈撞击地面。浓稠的鲜血染红了毛衣上的梧桐絮,然后从黑色毛衣的背后汩汩蔓延,很快在路面画出殷红一片。
精彩节选

「不不不。」她用力摇头好几次,头发更加凌乱,「我要我老公过来。他不在我什么也不说,哪里也不去。石皓盟呢?他在哪?你们帮我找他,叫他过来......」

「人跑到哪里去了?」石皓盟站在「江南厨」饭店的招牌下,一边等待对方接听电话,一边对路过的店员不耐烦地挥手催促。

借着饭店玻璃门的影子他检视自己:虽然已年过三十五岁,但身材在同龄人中保持得尚可。梳完背头,头发看起来也算茂盛。就是新买的皮带,皮带头的那个字母H有点太大,稍一佝腰就硌到微隆的小腹。

正当他放弃等待,挂下电话后没多久,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喂?」他有点没好气,粗声接听。

「石皓盟吗?我们这里是江北公安分局。」

听到公安局几个字,石皓盟手臂上的汗毛噌一下竖起来。怎么会找上门来?自己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啊。

像是听出了他的紧张,对方忙客气解释:「也没什么,就是您太太在我们这里。她碰巧目击了一场事故,受了些惊吓,希望您能过来......」

石皓盟连声答应,叫了辆车就直奔警局。车窗外,树龄近百年的法国梧桐沿主干道伫立两排,向东蜿蜒至城中青山之上,往西一路延伸到江边码头和工厂。梧桐絮飘进车内,逼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最上面一粒衬衫扣子都被撑飞了。

已婚男人的事情就是多,连老婆录个目击者口述也要拉上他,真麻烦。

可当他到达警局,看到孙伶俐缩成一团的身影时,那一点不耐烦立即烟消云散。

孙伶俐垂手坐在警局靠窗的桌边,两只白皙的手不安地绞在一起,细软的头发盖住了脸颊,只露出一点鼻尖。远处看去,她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大学生。

「女人啊,你的名字是弱者。」莎士比亚这句话诚不我欺。带着骑士般的拯救快感,」石皓盟坐在女人身边,一只手搭在旁边的靠背椅上,一只手搂住妻子的肩膀:「别怕,老公来了。」久违的被依赖和被需要感让他相当放松。

警察向他们通报了侦查情况:虽然妻子的SUV距离死者很近,但从行车轨迹上看并没有发生碰撞。年轻男子的死因是坠楼,妻子的车也许只是刚好经过。

口述记录一切顺利。但是冷不丁地,警察问了一句:「您和死者认识吗?」

他的手掌下,妻子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另外,」警察还在追问妻子,「您去江边厂区宿舍那一带,原本打算做什么?既然您家是住在城东,营业的饭店也开在城东,离那儿挺远……」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石皓盟不由挺身而出,「难道是在怀疑她?」

「她,」他的手掌捏住妻子的肩膀,摇晃着证明,「她就是一个家庭妇女!一个家庭主妇能做什么?」

石皓盟告诉警察,生下女儿萌萌以后,妻子的心思全在女儿身上,生活就是女儿的起居照顾、课内外培训接送,偶尔来公司做个账。他没有告诉警察的是,妻子也曾和他一起共渡难关、挽回饭店的经营,不过这不重要。总的来说,平日里孙伶俐基本不出门,更不善应酬。家里原本还有套老破小,出租出去以后遇了火灾,保险公司却耍赖拒绝赔偿。妻子吵不赢他们,也只知道关起门来哭。

「我可以解释。」孙伶俐轻抚他的手背让他冷静,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跟警察说:「这个人我完全不认识。我开车去那边,是听朋友说那儿有江边偷着野钓的人,会摆摊卖鱼。」

「这不春天来了吗,我本想买条江鲜,再挖点野菜,给老公换换口味......」说着,一丝绯云浮上了孙伶俐的脸颊。

感受到警局单身小年轻投来的羡慕眼神,石皓盟把妻子搂得更紧了,直到两人走出警局,走到停车场时才松开。

「你今晚还有应酬吗?」孙伶俐面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我尽量早点回来。」石皓盟安慰她说。

「天天都有应酬,你该不会是在外面有人了吧?」

「开什么玩笑呢?」他摸了摸妻子的头,「我不努力工作,拿什么养你和萌萌?处处都要花钱……」

「处处都要花钱,又到要交房租的时候了。」

五十平左右的单身小公寓里,一个半裸着上身的女孩正坐在地板上,弓起背涂指甲油。石皓盟倚靠在她身后的床上,毛巾盖在腿间,边抽烟边欣赏着女孩。

海藻般浓密的头发滑过紧致的皮肤。其实女孩正面更不赖,小鹿眼,睫毛扑闪,两颗小虎牙,笑起来有孙伶俐年轻时的影子。石皓盟划动手机,找到微信里一个叫「斐醒」的用户。今天心情舒畅,他给女孩的微信上多转了一些钱,随后立即把转账记录删除。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