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至尊蓝颜

至尊蓝颜小说

至尊蓝颜

燕微雨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10-13 12:14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至尊蓝颜》是一部短篇小说,大大“燕微雨”的极佳作品之一。因为我知道一旦现身京城,沈知遇便会不择手段地将我掳回他的身边。毕竟夺妻之恨与杀父之仇一样,不共戴天。只是徐钰这傻子,怎么能单枪匹马来闯宫,跟权倾天下的摄政王要人呢?
精彩节选

徐钰也站出来了,还一路朝沈知遇疾行而去,最后站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而沈知遇也看着他,眼神带着挑衅。

群臣都悄咪咪地退开了,留下他们两人在丹陛下对峙,气氛一度剑拔弩张。

我看站在殿门处的督厂特务手都已经把摸到袖中了,穿骨弩一触即发。

吓得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唤了他一声「徐钰」。

「臣在!」他迅速回应了我,然后才慢悠悠将目光从沈知遇脸上移开,对我拱手说,「陛下别怕,我没想生事,你我虽有一段旧情,但你要嫁谁,还是你的自由……」

群臣先是震惊,紧接着纷纷换上吃瓜专用表情。

「只是臣想提醒一句,按照祖制,摄政王在婚典之前,应当回府待嫁。」他不疾不徐,掷地有声,让人无可辩驳。

不是想当廷跟沈知遇开杠就好,我松了口气,「那就这样办吧。」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暗搓搓地想,得赶紧找个机会,跟他通个气。

先苟着,等我给他论功行赏,把京城守卫三营的领兵权交给他,再剪剪沈知遇的羽翼,最后再找言官上折子告沈知遇的状……

如此稳扎稳打,一步步收回皇权。

可事实证明,我还是太不了解徐钰了,他白天在朝堂上的表现,根本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当晚他就集结了他一帮子兄弟,硬闯了摄政王府,把沈知遇给绑了!

第二天卯时,我将将起床,还未洗脸,就见徐钰走了进来。

吓得我赶紧抹了抹眼屎:「你……你怎么来了?怎么进来的?」

他晃了晃手中的腰牌,上边拖着一小截织金绳子,我认得,那是沈知遇别在腰间的那一块。

「他人呢?」我问。

徐钰答:「绑了,这会儿在死牢里,叶七他们看管着,那里易守难攻,我进宫来请一道旨意的时间还是有的。」

说着,他侧过身,指着宫人托盘里的两摞折子道:「这里一摞是指证沈知遇罪行的折子,一摞是朝臣们要求严惩他的折子,你想先看哪一摞?」

我慌忙抽了两本在手里翻了翻,落款确实是各部大臣亲笔没错,「你怎么办到的?」

这才几个时辰,他又是抓人,又是搞折子的,一条龙服务都差点给整齐全了。

他玉面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方才来时,在宫门口遇见了等候上朝的大臣们,就喊了一声,『摄政王裹挟新君,以下犯上,已经下狱了。这会儿呢,我要去向皇上请旨,诸位可有折子要在下代为转交的?』」

他话说得轻松,但估计阵仗不小,也不怕朝臣们把他列为沈知遇第二。

我打开一本指证沈知遇罪行的折子,上边每一条都是滔天死罪。

想起沈知遇昨天离宫前,曾拉着我的手说,真好,玉照,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与你站在一起了。

他如果做这么多,都是为了得到我,是否证明当初我将他留在身边,才是一切错误的开始。

17

逃亡这段时间,我想过无数次复仇成功的场景,他跪在堂下,我坐在上首,我会义正词严地指责他一番,然后判他死刑。

他也可能是死于我们明争暗斗中的一杯毒酒,抑或是兵戎相见时一柄穿胸而过的长刀。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