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枉死的男孩

枉死的男孩小说

枉死的男孩

页面异常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都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10-13 15:07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枉死的男孩》小说讲述的是钟泽李尔岚许文瑞的故事,这是页面异常所创的一部小说。小说《枉死的男孩》精彩呈现:钟泽愁容满面地解释:「我理解我太太的想法,阳阳去世以后,旭旭就是她的命根子,她不想冒一点险。可她不想想,绑匪的话能信吗?那些浑蛋只要钱,根本不管孩子死活,只有警察才能救孩子啊!」
精彩节选

但钟泽不愿意放手,他要让许文瑞知道,李尔岚是他的女人。为此,他将求职碰壁的许文瑞招为助理,呼来喝去,让他看着自己娇妻美眷、生活光鲜。

钟泽以为自己赢了,却没想到,许文瑞借着助理的便利,又和李尔岚搞在了一起。

两年前,钟子阳重病,他意外发现孩子的血型和自己不匹配,一查,竟然并非亲生!

钟泽想起李尔岚怀孕那周,他去深圳参加了几天企业家活动,而许文瑞刚做完盲肠手术,留在本地处理公司事务——他们有太多幽会的机会。

他怒火中烧,和李尔岚大吵一架,第一次对她动了手。

面对铁证,李尔岚还咬死不认,坚称孩子是钟泽的,天天以泪洗面扮可怜,拿他当傻子耍。

钟泽终于意识到,李尔岚就是个荡妇。大学时的流言蜚语在他脑子里越扎越深,他曾经多爱李尔岚,现在就有多恨她。同时,更恨许文瑞。

「她知道我离不开她,」钟泽字字泣血,「这个恶毒的女人……仗着我对她的爱,吃我的用我的,还要我替她养野种!」

我皱起眉头:「所以,你故意暴露,就是想让许文瑞杀了孩子?」

钟泽一愣,呼吸急促却不说话。

我怒上心头,一把抓住他衣领:「你疯了!那只是个五岁的孩子,你良心让狗吃了!」

钟泽用力打开我的手,目眦欲裂:「良心?没良心的是李尔岚那个贱人!她和那两个该死的野种都该去死!还有许文瑞……这个杂种,是我给了他一碗饭吃,他还搞我的女人!」

钟泽说,他早就受不了这种表面光鲜、内里一泡粪的日子,但他不会离婚,他要一辈子羞辱李尔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得知许文瑞有犯罪嫌疑的那一刻,钟泽就知道,这起绑架案,是他和李尔岚演的一出戏。

「我早就知道不对劲,她不同意报警,非要让我拿钱赎人,」钟泽喘着粗气,即使身体再难受,也要痛斥李尔岚,「是她送孩子去学游泳,我的钱!她那么关心孽种,怎么可能不知道孩子在哪儿上课?她演得真好啊,都他妈能拿奥斯卡了,这些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眼泪说掉就掉,她就是想让我心软,然后拿钱给她的姘头!」

钟泽称,在孩子喊出「爸爸」时,他确实心软过,但一想到李尔岚伙同许文瑞,用孽种威胁他给钱,他气不打一处来,完全丧失了理智。

「有本事他就弄死他儿子,呵……你觉得他敢吗?他们想要钱,我不可能给,我凭什么给!现在好了,儿子他带走了,让他去养那个野种吧,他如果养不起就弄死啊!别想再拿我当凯子,妈的……李尔岚还要杀我,我死了,她就能和姓许的双宿双飞!我要告他们杀人,让他们坐牢坐到死!」

两个迥异的说辞,让我和老何面面相觑,焦头烂额。

更焦头烂额的是,许文瑞归案了——独自一人。

同僚通过目击证人指认,在西郊靠东的省界线上按倒了许文瑞,又在小冲坡一栋废弃工厂内,找到了钟子旭的尸体。

我拿着物证资料走进审讯室时,许文瑞被锁在椅子里,低着头,精神恍惚。我没落座,站着深吸了几口气,仍然没能压下心头的火,终于抄起文件砸向桌面,指着他怒斥。

「我告诉你,你他妈就是在这儿坐一宿不开口,照样有证据抓你!绑架是一回事,杀人是另一回事,你觉得自己跑得掉?做梦!」

许文瑞抖了抖,我用力敲着桌子,根本顾不上痛:「你还是不是人?孩子才五岁,五岁啊!」

记录的同僚来拉我,许文瑞却突然挤出声变调的哀鸣:「我、我不想的……我没想过伤害孩子,对不起……我只是想带他走,换个地方,他不愿意,他说要等爸爸来接他……我想抱他,他跑,我没抓住……是意外,我没想到他会摔下去,正好摔在钢筋上,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断抓扯头皮,前后晃动着身子,几近崩溃:「是钟泽,他如果不说那句话,孩子就不会……孩子死了,他也要负责任!这个王八蛋……我只想要钱,我妈病了,我拿不出手术费,我只想要那笔钱……没想伤害孩子,我去找过他,王八蛋,我求他借点钱,可他说一毛都不会给我,我才会……」

「所以你就去找了李尔岚?」

许文瑞满脸是泪:「李尔岚,李尔岚也是个王八蛋……我想找她,可她把我拉黑了,我用同事手机打给她,她听出是我马上就挂了……我以为她对我起码有点愧疚!这对狗娘养的……钟泽挖我墙脚,李尔岚翻脸不认人,两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亲生儿子都不顾,三百万,对他们来说算什么?一千多万的别墅买得那么干脆,那是我妈的救命钱啊!王八蛋……」

我让许文瑞说蒙了:「你同伙到底是谁?」

许文瑞也蒙了:「同伙?我哪有什么同伙,要是有人帮我,两个大人还抓不住一个孩子吗?我真的只是想要钱……那是他们钟家唯一的血脉啊,怎么……怎么会不给钱呢……」

绝望的许文瑞几乎问什么答什么,他坐过牢,清楚只有说出实情,才有机会轻判,也才有机会给老母亲送终。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