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岁岁念烛年

岁岁念烛年小说

岁岁念烛年

朝露何枯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10-13 22:13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主人公是岁岁帝君烛年的小说,名字叫做《岁岁念烛年》,由作者“朝露何枯”编写完成,讲述了仙侠的纠缠故事。我叼着我的小锦囊从酷热中穿梭而过,直奔着主殿而去。自从我第一次碰到烛阴帝君的神力开始,那对旁人来说难以忍受的苦楚,都好像对我无用。可这次,我越靠近烛阴帝君所在的主殿,却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难受。
精彩节选

主殿的玄门暗藏玄术,阻隔了这位听说自从盘古开天辟地时便存在的烛阴神的大半力量,偶尔透出去的一丝波动,却足以让天界诸仙头疼至今。

主殿本来极空旷,烛阴帝君爱储着宝贝一起睡,除此之外,我上一次被风吹走之前,见到的殿内是可以说空空荡荡的。

此刻却被巨大的龙身给占满,烛阴帝君原为上古尚还延存的高贵血脉,此刻却狼狈不堪地露出原身。每一块鳞片漆黑如铁,流转着不知奥秘的玄纹。龙鳞却并不整齐,零落了一地,有些尚且正从肉中翻出来,血肉淋漓。然而因为烛阴氏不死、不灭、不伤的缘故,上一刻鳞片落下,下一瞬从血里又生出了黑鳞。如此反复。

便是这个时候,常常让小仙杂谈时羡慕不已的生息之力,此刻看来倒更像是一种酷刑。

我正对着它的龙头,我是这么小,尚且不如它下颌上一块龙鳞那么大。高傲的烛龙疲惫、痛苦地闭着眼,奄奄一息,却还尚存着一丝帝王般的尊严。它竭力地睁开眼,想要让这个擅闯它的领域、目睹它狼狈模样的小东西以死偿还不敬之错。

我看到它的眼睛,金黄色的瞳孔,一眼仿佛来自远古的森严凝视。我头一昏,又加上早前因为烛阴力震荡而痛的内伤,感觉满口的腥甜。

我叼着我的小锦囊,把之前它无比嫌弃的蛤蟆丸,一股气地全倒进了它的嘴里,又高高兴兴地在他鼻子上跳了好几下。我最讨厌把我吹来吹去的人了!

我其实有些害怕,却又不得不觉得十分扬眉吐气。可见龙游浅水,还是可以被兔子戏的。等我回了广寒宫,我要写十本话本子来吹嘘此事。

它是那样的虚弱,它从前可以一睁眼转白昼为黑夜,吹气令冬成夏,现在只能徒然地见这个尚不及它半只眼睛大的小兔子「咕噜咕噜」地够到它的下颌,眼睁睁地看着一袋子的令它生厌的蛤蟆丸全倒进了嘴里,又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我本想再多得意两下,下一瞬灵力却骤然激荡开来,染血黑鳞不再剥落,虚弱的黑龙已肉眼可见的工夫重归仙身。殿内又变得空空荡荡。

迤逦一地长发的帝君从血里轻松地站起,将玄色的袍子重新披上。等到他赤裸的足踏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终于克制不住,因为灵力振荡而昏了过去。

看见的最后一眼,恰好是烛阴氏帝君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脸上终究不是冷淡如寒玉的神情,那分明是四个字。

——你死定了。

我还是晕了好了。

当我晕晕乎乎地醒来的时候,殿中并无人,我身下的寒玉床氤氲着白气,周围有一堆奇珍异宝相拥。我抖了抖耳朵,下意识地想唤一声「嫦娥姐姐」,却迷迷糊糊地才想起自己已经在龙窟。

龙窟!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所做的事情,若说倒蛤蟆丸还情有可原,那么在人家头上蹦蹦跳跳又如何解释呢?是在为天界运动会跳高项目做准备吗?

我这边想着,却又奇异地发现自己毛茸茸的后颈被揪起来了。两只后腿在空中毫无安全感地乱晃。

身后的声音好听,略带了点儿漫不经心:「许久不曾吃过兔子,不知茹毛饮血好还是剥了皮烤好?」

我毛都竖起来了,不敢吱声。

又听他「啧」了一声,加了句:「还是剥了皮好,皮给那几只丑蛤蟆御寒。」

我眼泪汪汪,在这着火的钟山还需要御寒吗?我直面他的死亡威胁,想起我的嫦娥姐姐,愈发伤心。

他伸了只指头理了理我的头背上的毛,刚碰上却顿了顿,改成用整只手撸过我蓬蓬的毛发。

到底还是好像没忍住一样,多摸了几下。

我忍不住得意,是吧是吧?天上人间,凡是见过我的仙君仙子,没有对我的可爱有抵抗力的。

他把我提到他怀里。

钟山君虽然他的烛阴火燃了周遭几百里,身上却是如玉般冰凉冰凉的。

我乖乖地蹭开他乱摸的手,卧在他膝上找了个最舒服的角度,却仍然忍不住忧愁,我还是想念我的嫦娥姐姐,「呜哇」。

帝君的衣袍不紧,浅浅地露出里头的风光,我曾经听神女聊天,说是钟山上的那位帝君,曾经一人凌空阻断魔潮,风姿天下无双,风光横越八荒。可惜我是只兔子,不能体会和此等神君近距离接触的快乐。

我懒懒地耷拉下我的长耳朵。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