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诛仙下凡

诛仙下凡小说

诛仙下凡

簪玉 / 著
来源:知乎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11-23 03:10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小说《诛仙下凡》中的男女主角是江初年秦珏,小编为您整理了诛仙下凡的精彩章节故事:是真的,我每次盘活一局棋都觉得我是旷世奇才,骨骼清奇,宛若诸葛再世、玉帝历劫。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应该会做个大喇叭绕着皇宫每个殿夸自己一遍,然后花一枚铜板雇一队人马在我殿前一起夸我。
精彩节选

「秦大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我问他。

「渝州一事,陛下震怒。」他沉吟了片刻,继续道,「按理来说这件事牵扯深广,但陛下只处理了两个县令,然后又补了银两叫人加固堤坝。」

我忽而想起来那个女刺客欲推我坠崖时说的话,她说我惹了不该惹的人。

说到底我一直以来想得还是简单了些,以为我借此立功就能稍微掌控一些自己的命运,不至于到连嫁娶都没得选的地步。可是渝州一事牵扯到朝臣氏族,我动了别人的利益,他们自然是留不得我的。

到底还是一步一步把自己拖进了更深更暗的深渊。

我听见秦珏继续道,他的声音轻柔,无端令我心安:「今日下朝时在回府路上听闻静和公主要去檀溪寺祈福,街上的百姓都在传公主仁善,臣一阵后怕,直接回府取了快马一路赶到檀溪寺。」

深夜如渊,夜风渐急。

「公主触碰了别人的利益,臣……恐有人要对您下手。」

他轻轻握住我的手,我全身发冷,他的手是温热的,也是我唯一能汲取暖意的地方。

我能感觉到秦珏那只握着我手的大掌渐渐收紧,甚至他整个人都有点微微发抖。

他平日里柔和清冽的声音嘶哑到几不可闻:「年年,差一点,差一点……」

「差一点我就要后悔一辈子,年年。」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不见的地方悄然滋生,我在夜色中看着他面部朦胧的轮廓,只觉得周遭一片寂静,耳边唯一能够听见的就是我乱了节拍的心跳声。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我活了这么些年似乎从未体验过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也不知道面对这种感受该做何反应。

我垂着眼感受着胸腔里愈渐急促的心跳,有些不知所措。

「秦珏。」我叫他。

「嗯?」

犹豫了半天,我终于艰难地问出口:「你知道心跳加快是患了什么病吗?」

他愣了愣,继而紧张道:「公主哪里不舒服?」

「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想了想,但又觉得浑身难受,肩上的剑伤也阵阵隐痛地凌迟着我的神经,「不对,哪里都不舒服……」

「公主先安心睡一觉,臣在公主身边。」他伸手在我额头上探了探,「等天亮了就去医馆。」

我闭着眼小憩了一会儿,疲惫极了但是又睡不着

「刺客是宫里的人。」我突然小声自言自语道。

秦珏静了半晌,「赵德妃的母家似乎在渝州。」

我与宫中诸位娘娘都不熟悉,只知道赵德妃进宫时家境微寒,这几年升迁速度极快,连带着赵德妃膝下的三皇子背后都不乏支持者。

「前朝后宫向来难分,可是年年,你想过为什么对方知道是你让陛下去查渝州一事吗?」他轻叹一声,那天在摘星楼唯一多余的人只有赵德妃一个,「殿下不该蹚这趟浑水。」

这是他第二次和我说这句话,只是这次我没有反驳他,以前是我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却根本没有考虑过水患一事会牵动朝堂上多少暗涌。

如果赵德妃的母家从渝州小吏一路升迁而上,中间除了皇帝的提拔还免不了各种明里暗里的花销,加之三皇子背后各种事情的打点,水坝的银两被贪走半数也可以说得通。

可是野爹花了这么多心血提拔赵家,就是希望赵家能够和秦家分庭抗礼,即使发现是他识人不清,但是必然也舍不得在这个关口刮骨疗毒。

再过分一些,就算我死在檀溪寺,他怕也就是寻个理由禁足赵德妃以示警告,不会真的降罪给赵家和赵德妃。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