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吾当道

吾当道小说

吾当道

耗这口 / 著
来源:阳光
分类:都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11-24 14:00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吾当道完整版阅读这里有!《吾当道》小说主要讲述了:孟长青看着他远走高飞后,才回头问我:“这事是你干的。我哼了一声,说道:“主人,那是什么鬼?”当我问这个问题时,他又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鬼?你们知道鬼魂是什么类型的?
精彩节选

等我换好衣服出澡堂子,外面公鸡都开始打鸣了,我一夜没睡,孟长青也陪着我折腾了一夜。

出了澡堂子,孟长青紧接着把我带到道观另外一个半老之人面前,让他先帮忙看着我一段时间,他说他要出去一趟。

我问他干什么去,他说我对鬼太敏感了,就连别人诅咒一下都能把火炎弄得极低,这样下去稍微不注意就死掉了,他听我说那什么上清大洞印对我有用,他准备出去到别的道观打听一下这大印的下落。

他还带走了我身上的朱砂石、桐木链子等东西,他说现阶段的我就跟坐月子的人一样,娇弱不堪,身上带了刚阳的东西,会刺激到我体内的鬼,呆了阴柔的东西会把鬼养壮,朱砂石太刚阳了,我不适合,手链里面居住着李妍,太阴柔了,我暂时还是不合适。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静心念经打坐,他会在下次发病之前带回那大印并且试试有没有用。

道教大印的作用是画符的,不同大印印在符箓上效果不同,他估摸二奶奶的意图是让我找到那大印画张符来取出体内的鬼,这方法想起来是有可行性的。

他将我托付给这半老之人后还正色说道:“昨天晚上你魂丢了一段时间,丢魂之前火炎还不是很低,等你回魂之后火炎却降得极低,这段时间是有人在诅咒你,或者有人把你的魂勾去做了损火炎的事情。”

我听了心想这也太玄乎了吧,昨天是有那么一会儿注意力不能集中,被他给我吓了回来,吓回来之后身体就开始出意外,我以为是先前在坟地里染上不干净的东西把火炎弄低了,现在听他的意思是,有人在故意整我?

“我怀疑昨天整个晚上的事情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的,你从道观出去之前火炎跟正常人差不多,正常人的话,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鬼怪是不敢找麻烦的。但昨天出去之后接连惹上这么多鬼,如果不是人为原因,其他的解释似乎都说不通。”孟长青多加了一句。

“不会吧?我没得罪人啊。”

“你想想一路上遇到什么怪事没有,比如吃了别人给的东西、别人问你名字、让你盖章之类的事情。”

我想了想,除了在那老头家喝水时候他骂了我一句,其他的都很正常。

我将老头骂我的事情说了,他说这有一点影响,但肯定不是这事儿,孟长青想来想去,最后猜测是熟人干的,说道这里,还问了一句:“你二奶奶平时对你怎么样?”

“她对我最好了。”我说。

之后孟长青点头哦了一声,他说只有知道别人的名字或生辰八字才能勾魂或诅咒。

孟长青虽然说得很隐晦,但我知道,他意指的就是二奶奶,我身边的人只有她懂这些东西,而且最早跟我提火炎这些东西也是她,养鬼的也是她,知道我生辰八字的自然还是她。

经孟长青提醒,我想起当时我在她屋子里面发现的纸人,纸人上面除了一道符和我的名字之外,在我的眼睛位置还被戳了两个大洞,而我眼睛痛起来通红的情况跟纸人的情况神似。

原来看到这些东西时候没多心,离开她久了,心眼儿也多了起来,这时候满脑子在想会不会是二奶奶在整我?想来想去,最后只是认为她是在拿我的魂魄做别的重要的事情去了,我坚信她不会害我的。

孟长青对这事儿也拿不定注意,说当务之急不是治本,而是治标,只要把火炎弄稳定了之后就算别人再怎么整也无济于事。

跟我交代了一些事情,他就下山去了,让我这段时间不要出去了,出去肯定又会招鬼。

他下山之后,我立马问这半老的道士:“有没有办法找到诅咒我的那个人?”

这半老道士跟我不是很熟,他是受孟长青所托看着我,真实意愿并不是很想与我交谈,见我问了,他才说敷衍性地答道:“要是诅咒的话,肯定要在一定范围内才可以,应该就在这城里。等你师父回来,他会陪你去找那人的,你安安心心呆在道观里面就是,你现在精气神、火炎很不佳,外面走一趟跟你说话的基本没有活人。你师父嘱托我看着你喝茶,在他回来之前,你要喝出茶是什么味道的,做不到的话,你有的受了。”

半老道士说完之后就翻书看了起来,我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二奶奶还在这城市里面,我原以为他们已经离开这城市回了老家,偏偏我又记不起老家在什么地方才一直没出去找她们,现在知道她们在这城市里面,我自然坐不住。

跟半老道士打了个呵呵说出去上厕所,然后趁机跑到孟长青的屋子里面,在他房间里面收拾了几件衣服偷偷逃出了道观。

孟长青对我虽然不错,但在我心里却比不上二奶奶她们。现在我心里想的只有找到她们,弄清楚她为什么要勾我魂,还有,为什么甩掉我。

我出道观之后就一溜烟地跑下了山,连头也没回。

到了山脚下往主城方向胡乱窜过去,现在也不顾上迷路了,这县城就这么大,二奶奶她们就在这县城,就算我乱窜,也有一定几率遇到的。

进入高楼大厦的街道之后,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这四方一模一样,路上车水马龙,我连过个马路都犹犹豫豫了两三分钟。

好不容易过了一条马路,正要往前走的时候,一辆拉着棺材的车从路上飞驰而过。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