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憨妃上位

憨妃上位小说

憨妃上位

秋风瑟瑟抖 / 著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更新时间:2022-01-15 16:07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古代言情小说《憨妃上位》是一部以莲花小青皇帝为主角的小说,作者秋风瑟瑟抖是这部小说的原创作者。小说情节概述:莲花察觉了他的用意,大羞,牢牢地紧握着泡澡桶边缘没放,说到:“万岁爷,门,门!”门未关,外边的人很有可能见到呢。皇帝会意,靠外喊:“来人,闭店!”待到门合上,皇帝怀着莲花翻过屏风隔断,大步走朝床走着。
精彩节选

李美人用手捏住莲花的下巴抬起来,左右打量了一下,耻笑出声:“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当日那个二愣子,差点坏了贵妃娘娘的生辰,娘娘真是好生大度,竟还邀请了你。瞧瞧这身打扮,瞧瞧这寒酸样,东施效颦!”

莲花顺从地说道:“娘娘说的对,您就像天上的天仙一般,哪是奴婢这等凡人可比的,即是东施效颦也不及您之万一。”

看到同色衣裙那一刹那,她就有了预感,果不其然。

当宫女那会儿,受到的欺辱可多了去了,这点羞辱不算什么,像这种面上直接欺辱的,往往不是最致命的,只要顺着脾气就能保住自己,俗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那种明面上对你笑呵呵背地下刀子的,在宫里才是最可怕的存在,防不胜防。

李美人愣了愣,这丫头跟想象中不一样啊,当初不是敢梗着脖子顶撞万岁爷吗,今儿个怎么转性了?

甭管她怎么说,今日竟敢穿跟她一样的衣裳,落她手里那就不能轻易放过。

李美人用力了捏了捏莲花的下巴,接着甩放了手,拿出帕子擦了擦,说道:“本宫没有发话,谁准你说话了,你既不懂规矩,今儿个本宫就教你规矩,在这跪着吧,跪到赏荷宴开始再起来。”说着带着贴身宫女走远。

小青有些害怕又有些不忿,小主穿得可比那什么娘娘好看多了,于是扯了扯莲花的衣袖,唤到:“小主,她……”

莲花一扫平日好说话的样子,低声说道:“不许说话,跪好。”

被捏过的下巴隐隐作痛,想是被捏红了。

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万岁爷的位置离她太远了,只要自己有理,皇帝碍着身份也不好跟她计较什么。

但万岁爷不计较的东西不代表下面的人不计较,这也是莲花宁可得罪皇帝也不肯得罪这些妃嫔的原因。

赏荷宴就快开始了,不时有妃嫔路过,不过就跟没看见一样走过,没人搭理莲花,上回有意交好的那几个妃嫔也是如此。连万岁爷都敢顶撞的人,谁敢交好,这么没眼力见,说不定哪天就坑到自己了呢?

就在宴会即将开始之际,贵妃坐着步撵姗姗来迟,路过莲花,贵妃让太监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的寻问地上跪着的是何人。

莲花赶忙拜倒,说自己是苍澜院的莲答应。

说到此人,贵妃印象很是深刻,这个二愣子当日生辰上可差点坑了自己,当下神色不动问道:“为何在此跪?”

莲花恭顺的答道:“回娘娘的话,奴婢不懂规矩,李美人爱惜奴婢不吝赐教,让奴婢好生反省,跪到宴席开始。奴婢跪了许久,领悟到了美人的良苦用心,日后定当好好学习规矩,不让美人娘娘失望。”

贵妃心下了然,又有些不舒服,什么时候嫔妃的规矩要一个美人来教了,面上却是不显,对莲花道:“起来吧,宴会就要开始,随本宫进去。”

不过一个小小的答应,她不介意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宽容大度。

莲花带着小青连连谢恩。

膝盖跪得酸痛,终于可以起来了,莲花稳住身形缓缓站直,跟在贵妃的步撵后到了赏荷宴上,待到众人向贵妃行了礼,找到了最末等的位置坐去。

李美人看着贵妃带莲花进来的,有些慌神,盯着莲花看不停,发现李美人目光后,莲花对她露出了个甜甜的笑,让李美人心里只打鼓,总觉得那笑容阴恻恻的不怀好意。

赏荷宴说白了就是打着赏荷花的名,开着妃嫔们的座谈会,嫔妃们个个都拿出了压箱底的首饰,打扮得艳光四射,谁也不甘心被别人艳压,整个赏荷宴就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高等妃嫔们的大型炫耀会。

而贵妃则是其中的王者,优雅的喝着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坐在首座看着众多妃嫔互相打机锋,睥睨众生,只偶尔才说一两句,举手投足皆是风华。

像莲花这样的,最多不过是个听众。

宴会上备了一些糕点和茶水,这样的赏花宴也没莲花什么事,更何况大家都避着她呢,想找个人说话都找不到,所以莲花也就自顾自的灌着茶水,吃着点心。

说实在的,被人刁难、被人排斥莲花还是有些难过的,但莲花深知作为一个低等妃嫔要有自己的自觉,更何况这样的宴会从前可是没人邀请她的,就算能见见世面也好啊。

而且还有好吃的,等下得悄悄用帕子包点带回去给小青尝尝,想着这里莲花心态很快就做好了调整,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对别人聊的什么也不在意,只顾着品评各个点心,衡量着该带哪个点心回去为好,这些可都是是高级茶点啊,平时想吃都吃不到呢,托贵妃娘娘的福。

隐隐有声音提到了万岁爷几个字,莲花停下吃点心的动作,竖起了耳朵。

“……这支红宝石如意金簪是上回与万岁爷下棋,万岁爷给嫔妾的赏,虽然爷的棋路高深莫测嫔妾下不过,但万岁爷还是夸了嫔妾得棋风好,假以时日必定更上一层楼,就此赐下的赏。”一个穿着鹅黄衣裳的瓜子脸美人扶着头上的簪子,似有些得意的说。

大家都在看